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ok小说吧 >> 大佬退休之后 >> 第901章 907:大结局(下)

第901章 907:大结局(下)

随着《风景这边独好》的热播,几位嘉宾的热度也达到了新的人生巅峰。已经混娱乐圈的,各种大饼资源争先恐后送到他们手中,事业焕发第二春,没有混娱乐圈的,热度也堪比顶流。

名声的提高必然会伴随着各种各样的争议与盯梢。

狗仔们都希望在嘉宾身上挖到有争议性的大料,狠狠吸引一波眼球。

只是——

这届嘉宾有些难搞啊,导致他们始终无法完成KPI。

随着最后一期《风景这边独好》播出,嘉宾们和观众都有些怅然若失。

只是这种伤感情绪没维持多久,便被神荼帝君的灵气潮通告驱散,更多还是展望未来。

在最后一期节目的尾声,绿猗夫人询问嘉宾对未来有什么规划。

段芳芳和尹明日都说要时刻充电,增强营业能力。

金伯懋道:“……我的话,估计会暂时息影一段时间。”

他的话如平地惊雷在一众粉丝耳畔炸开。

什么???

伯懋小弟弟要息影了???

怎么之前一点苗头都没有???

聪慧如绿猗夫人倒是猜出原因,试着问:“因为弟弟妹妹吗?”

金伯懋点头:“它们本身已经有化形的预兆,只是始终还缺了一点点火候。这次灵气潮是个绝佳机会,化形几乎是板上钉钉的。它们虽然聪慧,但毕竟还年幼,我不是很放心。”

总要陪着弟弟妹妹熟悉人类社会,安排好它们的生活,金伯懋才能专注事业拼搏。

粉丝们一听这话,顿时放心下来。

只要伯懋小哥哥不是永久息影退圈就行。

换个思路想想,伯懋小弟弟的弟弟妹妹又俊又美,化形之后多半也是顶流的脸。

绿猗夫人说出了他们的心声:“那就提前祝福了。那几个孩子以后也会涉足娱乐圈吗?”

金伯懋没有点头,他道:“对它们而言,娱乐圈太过复杂,但它们喜欢的话,我也支持。”

米修杰本就是为了哥哥和妹妹,暂时重出阳间娱乐圈的。

《风景这边独好》拍摄结束,他打算带着他们俩满世界旅游,享受家人相处时光。

“未来不打算重回娱乐圈了?”

米修杰苦笑:“如果人均寿命七八十,我以前赚来的积蓄也够下辈子养老了。现在寿命提到两百岁,养老金不够啊,我想还是得继续工作。至于是台前还是幕后,我还没有决定。”

米修灵和星星没啥规划。

如果灵气复苏后,鬼也能修行,他们打算去酆都考个阴差证。

绿猗夫人道:“你们有阴间考公的打算,可以来找我,我还能帮你们辅导辅导。”

米修杰一听这话,眼睛都冒出热情的光。

“好好好,那我哥哥妹妹就麻烦绿猗夫人了。”

网友:“……”

等等等等——

他们后知后觉地回过味来。

绿猗夫人人脉这么强大,居然还能辅导别人阴间公考?

知情者对此呵呵。

人家不仅能辅导阴间公考,公考教材还是她参与编撰的,公考考题也掺过一脚。

总之,任何一个阴魂攀上这层关系,妥妥抱上大腿了。

田鹤洋挠挠脸:“我的话,大概是回家继承家产,学着帮我爸妈管理公司吧……”

绿猗夫人笑问:“不抓着这个机会出道?”

田鹤洋摇头。

尽管现在的热度很高,但他的确没有这个打算。

要演技没有演技,唱跳rap在普通人层次算不错,但进入娱乐圈当明星还差了火候。只要走狗屎运,一时爆火也不难,但没有合格的明星营业能力,这种热度也只是昙花一现而已。

田鹤洋对此非常理智,自然也没被目前的空前热度冲昏头脑。

最重要的是——

混娱乐圈的明星大多都是打工的乙方,努力的方向也是翻身当资本甲方。

而田鹤洋的起点就是甲方了,他当甲方爸爸不香么?

从节目开播到结束,田鹤洋的坑逼富二代人设真是稳如泰山,屏幕前的田鹤洲又蛋疼了。

风长斋已经完成玄门招生办给的任务,在综艺节目帮玄门刷足了存在感。

如今也能功成身退,安安心心准备大学学习以及玄门的天师考级。

绿猗夫人笑道:“忙于事业的同时,不考虑个人感情吗?”

风长斋一脸正经地道:“这个要看红鸾星的动静吧?”

缘分到了自然水到渠成,缘分没到瞎谈恋爱,也只是浪费时间。

风长斋作为正经人,怎么可能明知无缘,还拿人家小姑娘青春练习如何谈恋爱?

这也太渣了。

绿猗夫人又问七彩少年。

哦,现在不叫“七彩少年”了,人家有正经大名字了——

裴泽。

他现在逢人就介绍自己姓甚名谁,开个直播总要重复好几遍自己的新名字,活脱脱一个炫耀的小孩儿。如果别人喊他别的称呼,他还会生气,气消了之后再认真重复一遍新名字。

裴泽不假思索道:“跟着主人呀,主人去干什么我就去干什么。”

绿猗夫人仍笑着,只是望向裴泽的眼神多了点儿怜悯。作为酆都高层之一,神荼郁垒两位帝君半个心腹,她隐约知道帝君请“筱苍”道友办一件风险极大的大事。此行一去,福祸难料。

裴泽单纯孺慕的反应,显然不知这事儿。

为了给《风景这边独好》做一个完美收尾,节目组还大方订了一桌散伙饭,成年人喝酒,未成年喝奶,酒席间推杯换盏,谈笑不断,不见伤感。这都啥年代了,联络感情有的是法子。

没必要整那些虚假煽情的玩意儿。

“看看看——我成功了呦。”

裴叶跟人拼酒的时候,几只纸鹤扑着翅膀落在裴叶肩头。

这些纸鹤分、、身不是裴叶的,而是她将法门教给裴泽后,裴泽自己做出来的。

为什么突然教这个?

自然是担心自己离开,没有小纸人帮他扛手机直播啊。

鹦鹉裴泽即将两岁,不再是之前的一岁半,该学会自力更生了。

裴叶满意道:“嗯,干得不错。”

裴泽嘻嘻笑着凑过来:“那我什么时候能喝酒?”

“至少要满十八周岁,未成年喝什么酒,喝你的椰奶去。”

说着,一手推开他光洁的脑门。

鹦鹉少年瘪瘪嘴,脑袋上翘起的呆毛都没精神了。

一顿散伙饭吃得尽兴。

待桌上只剩残羹,众人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裴叶用双手掬起一捧冷水泼面,口袋的手机响起。

“燕京么?”

这是神荼帝君发来的消息,上面没有多余的废话,只有两个字与一张做了标注的地图。

裴叶一瞧就心神领会。

三处灵眼分别在燕京、洛京和镐京,自己这是被分配在燕京了。

如今的华国首都就是燕京,燕京龙脉正是龙气汇聚腾飞的状态,最大的灵眼自然也在这里。

估计也是敌人最重视的目标。

裴叶回复了一条消息。

“好,明白。”

第二日,裴叶收拾了自己的东西。

“我要去燕京办点事情,你好好照顾自己。碰到什么麻烦,你记得去找张姐或者杨先生帮忙,只要麻烦不是非常大,他们都会卖个面子的。”跟鹦鹉打过招呼后,如往常一样出门。

蹲在鸟笼的裴泽困意十足地哦了一声。

人类的东西实在太好玩了。昨晚被几个自告奋勇的网友拉着打组排,四个大神带他一个菜鸟,他只负责到处浪,游戏体验非常nice。不知不觉玩了个通宵,外头天色大量才有了睡意。

“记得早点回家呀。”

裴叶脚步一顿,没有回答“知道了”,而是说“你记得照顾好自己”。

以裴泽现在的收入和积蓄,完全不愁养不活他自己。

裴泽鹦鹉站在架子上,脑袋抵靠着鸟笼栏杆,没一会儿就睡得香甜。

裴叶轻声关上门,打车去了机场。

上飞机之前,刷刷微博打发时间却刷到一条名为#你红鸾星动了吗#的热搜话题。

本以为是调侃昨晚风长斋的梗,点进去才发现热门是一条模糊不清的九宫图偷拍。

照片上是两个像素不清晰的男女。

博主道:【这就是某人说的红鸾星未动吗?】

网友们怨气十足:【这年头都流行将狗骗进来杀了吗?】

若是以往,女明星被拍到疑似恋情的绯闻,总会惹来一堆的非议,甚至是影响星途,毕竟段芳芳还是星途上升期的新一代小花呢。这次却一反常态,评论区全都是调侃揶揄。

段芳芳本人还转发了这条微博。

段芳芳:【抱歉啦,原本是想多拼几年事业,让你们的长斋小哥哥再长两年的。】

风长斋起初是不想答应的。

段芳芳也是喝多了,再加上家里催得紧,她便道:【那你算算你的红鸾星呗……】

风长斋老实去算了一卦。

卦象的结果表示他可以谈恋爱了。

“虽无经验,但……你我互相勉励吧。”

段芳芳第二日酒醒想起这段,有种说不出的诱拐小弟弟的罪恶感。

一大早上吃狗粮的裴叶:“……”

(╯‵□′)╯︵┻━┻

这世道真是不给单身狗留活路……

裴叶谨代表单身狗对这种行为表示强烈谴责!

坐飞机从S市去燕京,只需要两个多小时。

裴叶现在不是顶流胜似顶流,再加上“筱苍”这张脸本身就极有辨识度,认识她的人很多。

她给自己下了障眼法,又戴上口罩墨镜,顺利抵达燕京机场。

刚下飞机她就感觉到此处格外活跃浓郁的灵气。

打个出租车,直奔目的地。

沿路眺望窗外,看到视线尽头隐约有好几根虚幻的柱子直冲云霄。

燕京的民众却没看到,依旧重复着每天的生活。

“多谢,ZFB还是WX?”

司机师傅爽朗笑道:“您看着方便给就行。”

结账下车,裴叶顺着神荼帝君给的标注来到灵眼现世出现的地点。

裴叶守在最近的地方静待九月九号凌晨到来。

九月八号晚六点,分散在燕京各处的光柱闪了闪,短短零点几秒又归于平静。

空间置换之快,生活在燕京的民众根本没察觉过来。

为了配合灵气潮,华国民众被通知放三天小长假,这三天尽量待在家里不要外出,除了少部分行业,大部分行业都临时停摆,甚至连网络也会罢工几小时。但这都正常,大家不要慌。

大家的确没有慌。

一个个激动地睡不着觉。

连中年人和上了年纪的老年人也老老实实蹲在家,没有出去下棋广场舞。

忍一两天没事儿的。

一想到几天后,流逝的青春会慢慢回到这具已经走下坡路的身体,他们就心潮澎湃。有网友调侃“灵气复苏是21世纪最伟大的自然奇迹”,一次性解决各国政要都头疼的人口老龄化。

在这样缜密安排下,三京民众都没发现他们已经被转移走了。

裴叶看着跟先前几乎一模一样的燕京,再一次感慨酆都两位帝君大手笔。

为防止敌人生疑,不仅一比一仿造三京,还用酆都黑科技——实体镜像投映技术,将民众也投映到仿造的三京城市。坐在高空俯瞰万家灯火,车水马龙,若非知道内情,也会被骗。

因为此次行动,神荼郁垒两位帝君和裴叶都被拉到一个WX小群。

裴叶道:“我这里情况一切正常。”

神荼帝君道:“我这里也是。”

郁垒帝君最高冷:“正常。”

也许是上次的不欢而散,郁垒帝君极少出现在裴叶跟前,哪怕是商议守护灵眼,也多由神荼帝君帮忙传达,或者干脆在WX**流。裴叶摸摸鼻子,下次有机会再请客赔罪好了。

万众期待下,时针一下一下朝着十二点转去。

裴叶头顶上方的龙脉命门位置也出现一点裂痕,裂缝慢慢向四周扩散。神荼郁垒两位帝君早将手中的灵眼碎片一分为三藏在仿造的三京,连灵眼出世的过程都仿造得惟妙惟肖。

距离凌晨还有一分钟,无数民众在内心默念倒计时。

“60……”

“59……”

“58……”

……

随着倒计时,裂缝应声裂开的速度也在加快,越到后面裂痕拉得越长。

“30……”

“29……”

裂痕延长至整个燕京天幕,灵气泄露造成的强烈气浪从天幕向地面倾泻。

裴叶忍不住喊了一声一声“卧槽”。

“帝君,你确定这TM是灵眼碎片???”

为什么这动静跟真正灵眼现世也差不了多少?

神荼帝君认真道:“我确定。”

裴叶:“……”

她似乎明白什么了。

灵眼这玩意儿也有大小的。

有些完整的灵眼还不如别的灵眼剥下来的碎片大。

好比太阳的万分之一也比整个蓝星大一个道理……

她突然很想知道,神荼帝君是从哪个灵眼身上剥下这么大的灵眼碎片……

神荼帝君又补了一句。

“放心,只是看着唬人,实际上远远达不到正常灵气潮的规模。”

雷声大,雨声小,用来钓鱼再适合不过。

裴叶:“……”

(╯‵□′)╯︵┻━┻

她担心的根本不是这个问题好嘛!

“3……”

“2……”

“1!”

伴随着最后一声倒计时,时间进入九月九号的凌晨,也就是官方说好的灵气潮爆发时间。

结果——

生怕窗户挡着他们集体吸灵气,广大网友还将窗户大门打开,结果啥动静没有。

除了空气似乎清新了点儿,也……没有别的变化?

有网友不确定地挠头:【额,我这里能看到星星了,也算是一个变化?】

本以为灵气潮会惊天动地,地动山摇,风云巨变,没想到却是个哑炮。

众人又耐心地等啊等。

失望,真的太失望了!

段芳芳挽着新晋小男友的手臂,看着用VIP提前缓存好的电视剧,吃着薯片喝着奶茶——再一次感慨亲妈精明得一批,风长斋居然会制作保持身材的药,她再也不用忌口,想吃啥吃啥,没药了男朋友会炼制,还有什么养颜美肤的……简直是任何一个女人梦寐以求的宝藏!

“唔,怎么了?”

风长斋道:“有些不太对劲。”

莫名心慌意乱,本以为是灵气潮前夕的自然反应,现在才发现不对劲。

咔嚓咔嚓嚼着薯片,段芳芳问他:“哪里不对劲?”

风长斋起身走到窗台,抬头遥望星空,眉头微皱。

他算了好几卦,终于发现了问题的症结。

地处三京的龙脉离奇消失了!

风长斋脸色一白,将一堆护身的东西给段芳芳,歉然道:“我有事情要先离开……”

灵气潮爆发,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作为新晋男友,风长斋才来段芳芳家里待上半夜,预备等情况稳定离开。

这会儿却出了岔子。

段芳芳想问但又怕耽误事情,只能勉强笑笑道:“那你小心。”

预备给风长斋开门,结果人家手臂一撑阳台护栏,直接翻身跳下去了。

段芳芳:“……”

艹,这TM是28楼啊!

她吓得俏脸惨白,匆忙过去一看却发现人家嘛事儿没有,在月色下御器飞走。

段芳芳:“……”

不止风长斋行动了,其他玄门大佬也被惊动。

居住在华国各处的妖类以及还未化形,但开启灵智的动物也若有所思地看着龙脉方向。

这天——

真的要变了!

却不是他们担心的坏消息。

就在造假灵眼完全现世之后,裴叶装模作样地布下大阵。

三个大阵拱卫三方灵眼,以灵气催生龙气,以龙气滋养灵眼,待三座大阵串联一起,三个灵眼才能稳定持续输出灵气,在天地间形成稳定的灵气循环。这也是灵气复苏最重要的一环。

最重要的是,三座大阵结成,外界再想对灵眼动手就难如登天了。

敌人想要打灵眼的歪脑筋,必须在三座大阵串联之前动手。

不出意外,裴叶刚开始布阵,她的精神领域便对冒出头的魔气有了反应。

忍下那点反射性的不适,裴叶抽出一根许久没用过的白色长棍。

“酆都办事,闲杂人等退避!”

说完,天幕传来一阵桀桀狞笑。

三只澄黄浑浊的巨大眼睛在天幕睁开,直直看着裴叶。

【酆都废物请来的走狗,好大的口气!】

数千道身着黑袍的影子齐聚,为首的一个身形与裴叶这具马甲极为相似。

用脚指头想想都知道这道身影是谁。

兜帽脱下,露出一张惨白的青年面孔。

正是以人身堕入魔族,又重生的原主筱苍。

他望着裴叶的眸子满是复杂。

裴叶讥笑回去。

“口气没有你大,我早晚有刷牙,而且你妈妈没教你出门别太嚣张,否则会被人打吗?”

三只眼睛的主人说:【不用跟他废话,拿下!】

话音落下,除了重生筱苍,其他黑袍影子全部冲向裴叶。

随着他们的动作,露出兜帽下一张张狰狞残缺、血肉模糊的人脸。

唯一的共同特点便是额头都有一朵花型刺青。

这是魔种入体后,强行以人肉精血、三魂七魄为养料萌芽孵化的标识。

严格说来,这些人已经不能算是人,顶多算是受控制的半魔傀儡。

裴叶还在他们中间看到了两张非常熟悉的人脸。

郭奕菱和蒋云楼。

她下意识将目光投向一动未动的重生筱苍身上。

“这些人是你杀的?”

重生筱苍不说话,那三只眼倒是哔哔赖来不停。

【是不是他杀的都不重要,反正是因他而死的。】

这些人全都前世肆无忌惮伤害过筱苍的人,也是负面情绪输出最多、诅咒筱苍堕魔的主力选手,系统不过是帮着列了个名单,在他们身体种下了魔种,帮重生筱苍“出了一口气”而已。

裴叶面色凝重地皱起眉。

被控制的半魔,身体也存在魔核,而真正铲除一个“魔”,魔核就是关键。

下魔种的家伙挺狠,魔种萌芽的位置太致命。

这些半魔的魔核位置就在大脑。

这位置……

哪怕一开始还有一线生机,到这地步也没救了。

三只眼睛戏谑道:【你要杀了他们吗?】

裴叶一棍子捅碎一个魔核,将最近的爆了脑袋。

她冷笑反问:“为什么不杀?”

以她手上的血债,多死一个少死一个,还真不在意呢。

“我只希望,你们能让我杀个尽兴。”

冲在最前的半魔傀儡冲着裴叶张开了血盆巨口,一股股黑色液体弹射而出,在空中形成成千上万根如牛毛般细长的黑针,似要将裴叶整个人贯穿。这样的攻击还不止一个。

“魔气真是个讨人嫌的玩意儿。”

打不到人,威力再大也跟放空炮没啥两样了。这些半魔又是以人体肉身为载体而非纯粹的魔气之体,普通的五雷咒也能起作用。裴叶就尝试了一把零距离轰炸他们脑子的操作。

炸掉脑子的同时捏碎魔核。

弹射出的魔气细针落空,让下方的建筑和树木倒了血霉。

接触的一瞬间就被腐蚀了大半,没有沾碰到的树叶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发黄,从枝头掉落。

裴叶又疾步瞬移近前,兔起鹘落,在半魔傀儡群中穿梭闪烁。

“唉,我还是比较喜欢炮火的魅力。”笑声在耳边响起,前一秒还被半魔傀儡包围的人影,此刻已近在咫尺,长棍携着劲风横扫而来。重生筱苍反应不及,魔气身躯已经被一棍子打散。

长棍穿过他身躯的同时,半魔傀儡也发现自己的目标不见了。

懵逼的一瞬,脑后涌来一阵暖意。

“因为简单粗暴。”

说完,贴在半魔傀儡后脑勺的符篆如多米诺骨牌,接二连三地引爆。

以点连成面,形成巨大的爆炸云。

掀起的巨浪扑在人脸上,使人难以睁开眼。

裴叶见重生筱苍在远处重新凝聚身躯,也不惊讶。

反而用叙家常的口吻问他:“你今天出门没有带魔核吗?”

重生筱苍:“……”

哪怕他堕魔没多少年,也知道魔核的重要性。

别说他没有带,哪怕带在身上也不会随便承认。

他道:“我不是你的对手,但也不会让你轻易破坏我们的计划。”

除了寄生在人体的魔种傀儡,他的系统还暗地里搞了其他“精锐”。

为确保此次行动成功,系统做了很多手准备。

“……或许不能拿你怎么样,但拖延时间也够了……”

一堆由魔气构成的野魔从脚下的燕京土地爬了出来。

朝着这个方向汇聚,站在高处看,酷似一堆密集的黑色蚂蚁。

裴叶逐渐收敛起嘴角的轻松。

燕京附近察觉不对劲的玄门大佬是第一批赶来的,还没过来就懵逼了。

哪怕距离战斗中心还有好长一段距离,这些玄门大佬也察觉了不对劲。

燕京这块地方动静这么大,为什么附近居民还能神色如常,一点儿没察觉?

最重要的是——

视线尽头那头凶兽……

哪怕是个瞎子也能感觉到它踩踏造成的地动吧?

这头凶兽形体比寻常小山还要高大数倍,双目充血般猩红,身披兽毛,口中是锋锐利齿,周身萦绕着狂暴之气,喉间还溢出粗重压抑且凶狠的喘息。只见这头凶兽前爪一抬,冲着地面一拍,兽口张开喷出的气息如一条岩浆巨龙,顷刻将地面的钢筋水泥建筑融成一团……

几个玄门大佬:“……”

兽吼继续,这只来历不明的巨兽情绪越发狂躁,四爪并用,一下下拍打撕扯地面。

这时,有几个同行喃喃。

“这凶兽是何来历?”

“它在干嘛?”

“总不会是爪子痒了磨爪子吧?”

最后一个说完,数道视线齐刷刷落在他身上,似乎在轻斥不会看气愤说话就闭嘴。

这种严肃时刻搞什么笑?

当然,这只凶兽的确不是在磨爪子。

若是靠近了再瞧,便会发现它爪子和地面之间有一团黑色液体凝成的球。

这也是引起凶兽狂躁的主因。

在几个玄门大佬赶来前不久,凶兽一爪将这玩意儿从天上抠下来,又撕又扯又咬……

一人道:“我等虽不是此兽对手,但也没有惧怕畏缩的道理!”

这时,那个破坏气氛的大佬发现了端倪。

“大家伙儿不急,这燕京应该是假的。”

哪怕是在凹凸曼打小怪兽的特摄剧,怪兽凹凸曼一出来,人们也知道远离危险。但燕京地界的人像是集体眼瞎,该干嘛干嘛,吃吃喝喝熬夜等灵气潮,根本没注意到那只凶兽。

仔细一查才发现燕京有点儿假。

这些人也都不是活人,而是极其逼真的投影。

最重要的是,那头凶兽根本不是他们能靠近的,过去就是送死,还死得没有价值。

肆虐持续半小时,凶兽终于发泄够了,脚下方圆数千米也成了废墟,跟被犁过一样。

几位严阵以待的玄门大佬神情凝重,蓄势待发。

他们担心凶兽转移阵地去别处,谁知人家只是坐在地上,将揉出劲道的黑团卷了卷、搓了搓、不嫌脏地塞进了口中,嘎吱嘎吱,津津有味地嚼了起来。猩红的兽眸也恢复成黑色。

“嗝——”

头上两个圆圆的耳朵颤了颤,终于满意地打出了嗝,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爬下。

一众玄门大佬:“……”

现在——

该怎么做?

燕京的民众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但燕京附近城市却有所感应。

一时间,有怪兽肆虐燕京的传闻甚嚣尘上,恢复网络的网友们坐不住了。

【小怪兽都出现了,凹凸曼呢???】

他们甚至顾不上吐槽灵气潮怎么跟盗版一样了。

时间一点点流逝,难熬的夜终于过去。

清晨第一缕阳光落在大地上,守了一夜的玄门大佬眼睁睁看着伏在地上酣睡的巨兽身形逐渐淡去。一片废墟的燕京也恢复了正常,民众该上班的上班,该上学的上学,一切如常。

一众玄门大佬:“……”

“你们谁掐一下我,我是不是产生幻觉了?还是在做梦?”

说完,他嗷得一声惨叫出来。

“你还真掐啊!”

确认过惨叫,应该不是梦。

他们觉得不是梦,燕京的民众却觉得在做梦。

上班路上、早餐空隙刷个新闻,一堆的“燕京出现小怪兽”的图片刷屏,其他城市朋友的朋友圈也都被惊动了。还有人一大早问自己昨晚有没有被小怪兽伤害,燕京损失惨不惨重。

众人:“……”

他们不禁吐槽,灵气复苏果然治不了无底线营销号的脑残绝症。

什么“燕京小怪兽”,这种垃圾谣传居然也相信?

还煞有其事地到处转发朋友圈?

更加夸张的是,微博热搜一片哀悼惋惜,弄得好像他们过几天能过头七了……

“妈,什么事?”

“女儿啊,听说燕京出现怪兽了,你没事儿吧?吓死妈了……”

女儿:“……”

挂了电话,闺蜜打过来,也是问她燕京小怪兽的事儿。

“真没有……”

“全都是谣言……”

“对,没有燕京小怪兽,也没有凹凸曼……”

“我昨天一晚上没睡守着灵气复苏呢,真要有我能不知道?”

“谣言,全都是谣言,老娘现在活蹦乱跳熬了一夜还能继续上班,没出事……”

十几个电话打来,应付得精疲力竭。

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

燕京民众差点儿就被社会性死亡了_(:з)∠)_。

遥远的S市,金伯懋震惊地看着几个已经完全化形,褪掉兽形的弟弟妹妹……

按照他的预期,最快也要半个月。

但这些都不是重点了,重点是——

金伯懋抓狂大叫:“你们几个离妹妹远点!”

巨大吼声将蜷缩在束缚狗窝,睡懵逼的弟弟妹妹吵醒。

“统统滚去把衣服穿起来!”

化形之后就不是狗狗了,要注意性别距离!!!

弟弟妹妹咕哝着翻了个身,抱怨道:“啊——还这么早,我不想上网课……”

燕京小怪兽的热度持续了两天才平息。

第三天,灵气潮正式爆发。

人类进入了一个崭新的纪元。

S市,C大。

肤色惨白的青年站在熟悉又陌生的母校门前。

身后传来一声呼唤的同时,肩头被人拍了一下。

“筱苍学弟,早上好啊。”

青年思绪被打断,回过头看清来人。

他犹豫再三才伸出手,面上随之露出温雅的浅笑。

“初次见面,我叫筱苍。”

田鹤洋:“???”

喜欢大佬退休之后请大家收藏:(www.okxs8.com)大佬退休之后ok小说吧更新速度最快。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 - 大佬退休之后全文阅读 - 大佬退休之后txt下载 - 油爆香菇的全部小说 - 大佬退休之后 ok小说吧

猜你喜欢: [快穿]渣男滚滚哒残王溺宠,惊世医妃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我的浴缸通海洋信不信我收了你红楼之农业大亨逆天福运之农女青青秦姝的东宫生活没有来生黑道皇后炮灰女配的极致重生旁观霸气侧漏男神黑化之前[快穿]一品田园美食香保卫国师大人女配逆袭修仙记美人记秀才娘子的锦绣年华烈火浇愁男主攻略手册(快穿)江湖遍地是土豪穿越之渣尽反派[快穿]掰断人生师尊总是太无情快穿之拯救男配寒门夫妻
完本推荐: 嫡女重生之腹黑医妃全文阅读完美世界全文阅读诸天投影全文阅读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全文阅读不灭龙帝全文阅读炮灰晋级计划书全文阅读重生之2006全文阅读符皇全文阅读神话大宋全文阅读妖娆召唤师全文阅读发个微信去天庭全文阅读都市无上仙医全文阅读盛宠庶妃全文阅读仙侠世界全文阅读好想住你隔壁全文阅读有妖气客栈全文阅读嫡女重生之一品世子妃全文阅读福临门之农家医女全文阅读重生之将门毒后全文阅读武神空间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万古最强宗数风流人物京门风月重生争霸星空龙纹战神最强透视武破九荒龙傲剑神仙宫放开那只妖宠绝世邪神诸天一页符文之地的奇妙冒险吾家娇女逆世汉修席爷每天都想官宣我从凡间来青春制暖南宋第一卧底不灭武尊御鬼者传奇全能歌姬辅助系统太古狂魔末世神魔录无上杀神帝道独尊仙韵传都市之少年仙尊独步成仙弃少归来

大佬退休之后最新章节手机版 - 大佬退休之后全文阅读手机版 - 大佬退休之后txt下载手机版 - 油爆香菇的全部小说 - 大佬退休之后 ok小说吧移动版 - ok小说吧手机站